2018年资料大全三肖中特

上网越来越无聊,是因为我们都变成了复读机

2019-03-17 09:39 来源: 我要评论0 字号:
【导读】 因为作为展示窗口的网络,把所有潮流的更迭变得太过扁平化,从这一次集体复读到下一次集体复读的频率太快,让人觉得生活好像就只被它们充斥。

这届网友手机不离手,有时却会产生“越无聊越上网、越上网越无聊”的奇怪感受。


仔细一想才觉得,大概是因为刷来刷去,看到的东西好像都差不多。



你在短视频软件上多看了某一类型的视频几眼,于是同一个套路的视频就源源不断地被推送过来;


在电商但凡搜过一次什么东西,它就会无穷无尽地为你推荐同一类型的产品,好像你家是个大仓库,买100件一样的东西也无所谓


听歌的时候,但凡因为好奇去听了几首你不?#19981;?#30340;歌,那后面推荐的歌就很容易沦陷。


总之,这些聪明又好学的网站和APP就像回家永远怕你吃不饱饭的奶奶,你一旦说了想吃什么,它能接下来100天都给你做这道菜


大概是基于这种困惑,前两天,一条微博受到追捧:博主@屠龙的胭脂井 探讨了“如何?#38053;?#25512;荐算法系统”的问题,被转发了3万多次。


它探讨的正是这个问题:很多社交平台都拥有?#21028;?#32780;智能的推荐算法,它们致力于为我们打造“信息茧房”——相当于一个被兴趣所包围,久而久之目之所及只有类似内容的处境。


现实正如这条微博所说,虽然都是看着自己?#19981;?#30340;东西,但时间长了会意识到,我们好像根本无从知晓自己到底不知道什么、看不到什么


现在都流行说“人类的本?#31034;?#26159;复读机”,其实这样日复一日的上网冲浪,也无异于在脑海中一遍遍地复读已知领域中相似的事情。


每一次看到所谓的新鲜内容,其实不过是在重复上一次我点赞了什么,搜索了什么,视线在什么东西上多停留了几秒。


更棘手的是,是我们自己画下了最初的圈圈,推荐算法?#28304;?#20026;界为我们筑起了高墙,在墙上展示着一幅又一幅相似的图景。

02


看起来,每个人都被包裹在自己私人定制的信息茧房?#23567;?#26102;间越长,越难以自拔。


可是,这届网民——特别是年轻人——这座茧房是用什么材料做成,却依然拥有巨大的共性:我们在同一种网络文化中耳濡目染地长大,早就习惯了同一套网络冲浪的方式。


就比如当下最能鉴别谁没有被时代抛下的网络热梗


这一代年轻人能迅速地接触它,了解它,第一时间自发地进行再创造。“六学体?#34987;?#20102;之后,各?#21046;?#35770;区里心照不宣的文豪们,其实都是在共享同一套网络文化中培养起来的语言体系和价值体系。


在网络文化中,我们都难免做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,获得一种跟上潮流的安全?#23567;?/span>


小到每次流行的细节:沙雕段子大家一起哈哈哈哈哈,拍抖音的套路大家?#36861;仔?#20223;,看?#26579;?#30475;到生气时集体辱骂苏大强;


大到价值观都经常高度统一:全员皆丧、全员佛系,审?#26469;?#38181;子脸到反锥子脸……


这些网络舆论的风头起来,无不是因为大家在其中找到了认同感,并自觉通过讲述自我,把这些价值观再传播出去,成为了一台带着大喇叭的复读机。


正因为此,有人说这个时代很少有人能显得很“酷”。


因为所谓的“酷”都势必先在网络上被在展示出来,凭借某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成为被追逐的热点,然后在这种追逐中被无限复制,独特性也就随之消失


比如就连?#20999;?#21021;见觉得很有个性的话,其实也是一次次地从别处搬来,在一遍遍的重复中开始让人觉得乏味又无意义。


“地狱空荡荡,魔鬼在人间”,一度成了热点事件发生时已经看腻、但一定会出现的一句话。


当我们察觉到这种现象时,也只能说一句“人类的本?#31034;?#26159;复读机”。


你瞧,就连这句充满洞察力的抖机灵,也早已不知道被复读了无数次。


03


表达力的枯竭,是许多人对于做个复读机的后果最直观的忧虑。


越来越多的人发现,当我们一时情急想要表达某种激烈的情感,或是为某件事真情实感地感叹一番,?#31034;?#33041;汁半天后,好像除了一些简单?#30452;?#30340;感叹词,和当下流行语的叠加,就说不出什么别的来,千言万语只能无语。


[email protected]语文指挥中心


大概是因为,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以复读为主的网络语言氛围。


当第一个美妆博主吼出洗脑的“好好看喏”“哦买尬”,当“我可以?#27604;?#20010;字简单有力地总结了汹涌澎湃的喜爱之情,我们便默认,有些事情需要的语言,效仿这么多就够了


有了一个“标杆”之后,我们就很难、也没有必要再去创造出不同的表达。只需在对这个潮流感到乏味后,?#21364;?#19979;一个?#21364;?#30340;到来。


在所有人都不以为意地复读网络热梗的氛围中,可能只有很偶然的时刻才会惊觉,这?#20013;?#20026;是无意识的。


比如最近我观察到的一件事。漫画大师?#20247;?#27835;虫的作品《多罗罗》的动画重制,每当出现虐心的情节,弹?#25442;?#25490;着队地刷:“想给作者寄刀片!”


这种说法是一个非常常见的“固定搭配”,跟风刷屏也是网络弹幕文化的一种仪式感,这次却引起了其他一部分观众的反感:


“作者都去世几十年了,还玩这种梗?#40092;事穡俊?/span>


或许只有在这?#21482;奶?#30340;时刻,人才会突然意识到,做个复读机简单到甚至不需要过脑子,一切都发生得太轻易了


甚至,有时我们都?#30452;?#19981;清,当我们?#19981;丁?#36861;捧什么,用键盘敲着什么样的流行语,转发着什么样的沙雕笑话,是否也只是因为推荐算法告诉我们——


与你类似的人都在?#19981;?#36825;件事,你也应当?#19981;?#23427;。


我们说自己是复读机,形容得还?#36824;?#20934;确——可能只是被集体氛围规训的复读机。


有些铺天盖地的流行文化一传十、十传百,但连它到底是不是我们真的自己?#19981;丁?#24895;意的,可能都要打个问号了。


04


所以,这届网友开始反抗自己的复读机生涯——无论是永远重复的视野,还是不由自主地追逐所谓的?#21485;让擰薄?br>


就好比开头那条探讨“如何?#38053;?#25512;荐系统”的微博会引起那么多关注,人们越来越关心:


怎么才能不把自己困在自己设定的小圈?#27704;錚?#24590;么才能做到不只是搬别人的金句来武装自己?等?#21462;?/span>


其实,这也是当代年轻人摆脱不了的焦虑中的一种。


因为怕被潮流落下、怕置身于群体之外的孤独感,所以不由自主地做了复读机;


又因为害?#29575;?#21435;对自己的掌控权,沦为被算法和热点牵着鼻子走的奴隶,而开始焦虑如何打破这种情况。


害怕和别人不一样,又害怕总是和别人一模一样,这就是被巨量信息与网络文化包围中的年轻人。


后者的焦虑,其实本不必要。


所谓的“复读”,本来就是人类文明的本质,并不止于一个抖机灵的段子。

我们传诵前人的经典,在课本上学科学发现的理论。?#30475;?#20154;追捧不同的偶像和流行文化,也因此形成每个时代特点。


在所有的时代,都是大部分人“复读”、小部分人创造,创造而得的成果可能在若干年后又变成复读的材料。

就像普通人一旦意识到就会很沮丧的一件事:总觉得自己在刷牙时的突发奇想是参透了宇宙真理,其实早它就经由前人之口或笔,躺在一本无人?#24335;?#30340;著作里。



但重复别人带来的迷茫和焦虑,在这时代几乎必?#25442;?#34987;放大。


因为作为展示窗口的网络,把所有潮流的更迭变得太过扁平化,从这一次集体复读到下一次集体复读的频率太快,让人觉得生活好像就只被它们充斥。


警惕自己活得像个复读机当然有意义,但关键不是“我像个总跟潮流的?#24213;印保?#32780;是警惕思维方式在不断地被迎合中,变得单一而钝化


我们习惯了沙雕文化消解掉一切严肃的意义,习惯了只关心最好理解的娱乐八卦,习惯了只和同样的人?#25442;?#21516;样的观点,就像在沼泽?#26032;?#24930;往下陷,却不知身下是沼泽。



这么看来,当我们开始为自己因从众而带来的安逸焦虑,其实真正要打败(其实也无法打败)的,不是编写出来的算法,只是自?#22909;?#23545;诱惑的惰性和软弱罢了。


作者:暂无
编辑:小婷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盐城新闻网?#34987;頡?#30416;阜大众报”“盐城晚报”“东方生活报?#20064;擲下琛?#21508;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盐阜大 众报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?#20113;?#20182;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

关注我们

  • 微信

  • ?#31361;?#31471;

推荐文章

2018年资料大全三肖中特 红警地图下载 青少年网球冠军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更新 辛运28预测神网 伯恩茅斯艺术大学 戴图理的神奇七免费试玩 高频泳坛夺金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吃鸡游戏电脑版 野牛闪电战APP